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沉浸式+文旅融合新方向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4-18  

  沉浸式体验形式更开放,改变了固有的观演关系,带给观众更强的参与感、体验感。2020年中国沉浸产业总产值为60.5亿元,沉浸业态也从2018年的21种增长为35种,其中以文旅业态居多。济南近年来也推出了多种沉浸式文旅体验,未来这将是我们文旅融合发展的方向与目标之一。

  沉浸式体验正成为文旅行业的一个“高频词”,各种体验形式层出不穷:沉浸式旅游、沉浸式演艺、沉浸式展览、沉浸式剧本杀从室内到户外,万物皆可沉浸式。沉浸式体验因何而火?将会对传统的演艺形式有何影响?会成为未来文化消费的新趋势吗?近日,记者采访了业内人士。

  走入济南市儿童艺术剧院四又二分之一戏剧空间,这里已被改造成一片“童话森林”,四周有高山、有瀑布,有高过头顶的蘑菇和大树;地上则是翠绿的草地、五颜六色的小花和树桩这是济南儿艺为儿童剧《蹦跶、元宝和咕呱》特意打造的场景。作为济南市第一部沉浸式儿童剧,《蹦跶、元宝和咕呱》在今年年初上映,收获了家长和小朋友们的好评。

  “这个创意是在主创团队开会时,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出来的。”济南儿艺行政负责人任晓坪介绍。作为济南首部沉浸式互动儿童剧,该剧创新性地将小观众的坐席搬到了舞台中央。整个演出区域呈U形分布,小朋友们可以在观看区域近距离、多角度观看演员表演,并成为剧情的一部分,跟随主人公们一起感受风声、触摸雪花、乘风破浪、逆风飞翔

  第一次尝试这种沉浸式儿童剧,任晓坪和主创团队做了充分准备,正式演出之前,带观众彩排了三次;为了避免陷入黑暗孩子们会害怕,全场取消了收光;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个吸引孩子的视觉效果或听觉效果结果60分钟的演出,孩子们都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

  “演出的效果非常好,家长们也对这种形式很满意。接下来我们将再创作一部适合在四又二分之一戏剧空间演出的沉浸式儿童剧。”任晓坪介绍。

  无独有偶,济南市京剧院最近也在策划一部针对儿童的沉浸式京剧。“我们计划将市京剧院原来的院址改建为沉浸式国粹体验馆,”市京剧院行政负责人李琦介绍,体验馆将采取电子大屏等声光电形式,以及场景氛围的搭建,为观众营造身临其境的体验。首部作品将推出京剧武戏《哪吒闹海》,“因为我们之前在学校演出《大闹天宫》时,发现哪吒这个角色特别受孩子们欢迎。”沉浸式国粹体验馆将以文企合作的形式,不断推出新剧目,作为京剧传承和研学基地,打造市京剧院自有文化品牌。

  去年11月,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台了关于推广沉浸式情景小剧工作的实施方案,要求依托覆盖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网络,组织发动广大文艺工作者,通过创作以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齐鲁文化等为主线的情景小剧,与旅游景区、文化场馆深度融合,实现创新供给,呈现活态体验。济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公共服务处副处长刘云介绍,去年年底开始,对济南市已经和计划创编的沉浸式情景小剧作品进行了摸排、调研,发现演出这种作品比较成规模的有华谊兄弟(济南)电影小镇、大明湖畔南丰戏楼等。同时,还计划由市文化馆牵头,面向社会征集沉浸式小剧的剧本,“目前,市及区县文化馆已经开始相关创作,接下来公共服务处计划在创作方、演出方、运营方之间搭建桥梁,推出在市民身边的、公益惠民的沉浸式演艺项目。”刘云表示。

  王笃祥所在的济南市文化馆(济南市艺术创作研究院)也接到了此次沉浸式情景小剧的创作任务,作为单位创作研究部门的负责人和艺术理论研究者,近期他对沉浸式演艺进行了持续地关注。他介绍,沉浸式演艺是起源于国外的对于戏剧演出的一种探索,作为舞台艺术的延伸,沉浸式体验形式更开放,而且改变了固有的观演关系,带给观众更强的参与感、体验感。在国内,这一新的演艺形式除了在专业戏剧领域内的探索外,还因其强烈的互动性和体验感,受到旅游演艺和公共文化领域的关注,这也为文旅融合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

  王笃祥表示,作为文旅产业的新风口,对于城市沉浸式体验项目的打造可以有两种不同的实现路径。一方面挖掘其商业价值,以精湛的剧本创意和先进的技术手段,推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市场性兼具的项目,使之成为济南的沉浸式演艺品牌,催生新的文旅消费需求;另一方面,沉浸式体验还可以成为创新公共文化和旅游服务形式的手段,可以以济南本土特色文化元素为基础开展沉浸式小剧创作,创新表现手法,融入流行元素,适应当下市民和游客的口味,从而达到宣传城市形象、提升文化旅游公共服务效能的目的。“我们的剧本创作大致属于第二个方向,目前已完成六个沉浸式小剧剧本,题材涵盖了济南特有的传统文化、名士文化、红色文化等多方面内容,其中部分较为成熟的剧本已经进入落地可行性论证阶段。”

  据调查,2020年中国沉浸产业总产值为60.5亿元,沉浸业态也从2018年的21种增长为35种,以沉浸式文旅业态居多(据《幻境2021中国沉浸产业发展白皮书》)。越来越多的知名景区推出的演艺项目几乎都打上了“沉浸式”的标签:宁波老外滩历史街区上演了18场“沉浸式”表演,浙江建德推出大型“沉浸式”实景演出《江清月近人》,武汉市推出《夜上黄鹤楼》沉浸式光影演艺,河南洛阳推出全景沉浸的视听文化盛宴《无上龙门》

  在济南,九如山度假风景区、融创文旅城、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方特东方神画、野生动物世界等景区,纷纷推出沉浸式体验旅游;山东博物馆、济南华侨城国家宝藏奇幻空间文博场馆等也纷纷打造沉浸式艺术展览。

  市文化和旅游局产业发展处处长门桂苍介绍,沉浸式体验的兴起,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消费者尤其是青年一代,对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提高,他们不满足于之前传统的观剧形式,追求更加有品质的、体验强的消费内容。二是政策利好。近年来,国家多次出台政策,鼓励发展沉浸式体验。有媒体统计,2019年2021年来,国家前后出台了6个沉浸式体验产业支持政策,为其未来发展提供了更多方向指引。三是技术手段的日新月异。依托AR/VR、人工智能、全息投影等技术的不断发展,使沉浸式娱乐产品营造的交互感、场景感、代入感更强。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的沉浸式体验产品口碑不一,有的看起来华丽,但内容空洞;有的披着“沉浸式”的外衣,形式却简单粗糙。

  门桂苍认为,对于沉浸式体验产品,其内容和形式应该是并重的。“尤其是内容更为重要,要抓住观众的情感需求点,要让他们觉得物有所值。”他同时介绍,作为传统舞台艺术的有益补充,沉浸式体验是文旅消费的新趋势,并且占比会越来越高。接下来,济南也将以城市的历史文化为基础,布局沉浸式体验项目。

  2020年,开心麻花在济南的第一个驻场演出项目《敖门笑宴》,就是一部沉浸式演艺剧目。“演出不设舞台,观众围桌而坐,就像是在参加民国时期的一场宴会,演员们会随机和观众互动。”门桂苍介绍,今年,开心麻花为济南专门打造的《辛弃疾》将改为沉浸式演出,也是看好了沉浸式体验的形式。

  门桂苍透露,他们正与一家长沙的团队接洽,计划在济南推出一部名为《诗如济南》的沉浸式演艺项目。“这个团队之前推出过沉浸式数字光影诗词剧场《光景如诗》,反响很好。”《诗如济南》以著名词人李清照一生中的几个重要经历为连接,将她的著名词作嵌入其中;在表现形式上,将通过场景搭建、投影等艺术形式,给参观者打造一个沉浸式诗词空间。“参观者身穿汉服,走入绿肥红瘦藕花深处等李清照诗词的意境中,可以和演员互动。”项目成熟后,还可以继续开发研学、文创等产业链。

  推动传统业态向沉浸式转型,济南已经进行试水并取得一定经验。布局沉浸式体验项目,济南有着历史文化资源丰厚、高校人才集聚的优势,未来将有更多的沉浸式文旅项目落地济南,带给市民和游客独特的“沉浸泉城”新体验。